第 31 章(1 / 2)

姬萦正磕着瓜子,等着霞珠和秦疾用完晨食,客栈对门的茶楼忽然爆发出如雷的喝彩

正好小二在旁边一桌收拾客人留下的残美,姬萦扬声问道

”小二哥,对面怎么这么热闹?

小二把抹布往肩上一甩,笑嘻嘻地说:“客官有所不知,每到双数日,这山海茶楼就有百事通讲四海新事,昨日是在讲九大节度使的事迹,今日讲什么,小的就不清楚了。“讲官府的闲话,就不怕被人抓起来?”姬萦问。

“啫!”小二讪笑一声,“从前是不敢的,现在官府自己都顾不过来,哪儿还管得了这么多?

姬萦心生兴趣,决走去听听那所谓的百事通在说些什么。

需珠无条件跟她行动。泰疾一样八卦之心能能。至于徐夙隐和水叔,他们无事可做。便也跟差一道来到客栈对面的山海茶楼。众人一进茶楼,恰逢坐得满满当当的大堂爆发出一阵大笑。

“小二,楼上还有雅间吗?”水叔叫住茶楼小厮模样的人。

“坐雅间还有什么意思?我就坐大掌了。

姬萦踩碎一地瓜子壳,径直走到空着的一张茶桌前坐下。霞珠见状,连忙占住她左手旁的位置。

水叔拿不了主意,犹疑地看向徐夙隐

“不必铺张。”徐夙隐淡淡四个字,已经避开地上的瓜皮果屑,走到了姬萦对面的空位坐下。

水叔拧着眉站在徐夙隐身后,像一尊怒目圆瞪的护法

“水叔,坐下罢。”徐夙隐说

”老仆站着就行。

”坐下罢。

“公子不必挂念,这里鱼龙混杂,不定会发生什么。老仆还是站着的好。”水叔用冷酷的视线扫射着所有行动可疑的人”坐下。

’...是

在这场小插曲过后,台上喝茶润嗓的百事通也休息好了,他展开一把白面扇子,装模作样地摇了两下,继续说道“刚刚我们说到,这华阳节度使朱齐仁到处坑蒙拐骗,借粮不还,这一回啊,他就遇上硬茬了一一青隽节度使徐籍,我们当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约定还粮的时间到了,朱齐仁还不起粮,宰相一声令下,早已蹲守在边境上的青隽大军浩浩荡荡开往华阳一一

人群中有人质疑:“大军都到了边境线,朱齐仁还没得到消息?

“勿急,勿急,且听我继续分解一

一战败之后,华阳节度使遭哗变的军士所杀,华阳自此变成徐籍的地盘。听说,青隽大军离开的时候,华阳硬没剩下一粒粮,连华阳寺的金佛都少了一层皮。“至于为什么青隽大军开到边境,朱齐仁也没得到消息.....徐军为了秘密行军,把沿途的几个村庄都屠干净了,连个黄发小儿都没留。人都没了,消息还怎么走漏?”百事通把白面扇挡在嘴前,故弄玄虚地说:“我还听说....这华阳节度使朱齐仁,其实从未借过徐籍的粮。大堂中一片恍然大悟的感叹声:

“大奸臣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这天下的乱局就是他一手开始的一

“话不能这么说,要是没有宰相,三蛮早就打到这里来了,你还能好好坐在这里喝茶嗑瓜子?

说徐籍坏话,姬萦爱听。谁叫他偷窃皇权,躲在傀儡身后当摄政宰相呢

“大公子,这事你一定知道内情,不如跟我们说说其中曲折?”姬萦调笑道。

徐夙隐的两根手指正在摆弄桌上的一粒瓜子,瓜子尖在他瘦削的指间里忽上忽下

他头也没抬,平静道:“兵者,谋略也。

"这么看来,大公子也认同宰相的做法?

姬萦想要逼他看清现实,他可以为之去死的父亲,是一个薄情寡义,狡诈阴险的阴谋家。这自然是出于她自身利益的考虑一希望着日后徐夙隐能够和徐籍割席。这并非一日之功,此时此刻,姬萦只希望他有哪怕片刻动摇,证明他们之间并非密不可分,他并非善恶不分,愚忠愚孝之人但他没有

”认不认同,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姬萦压着一股怒意,“我想知道,大公子是如何看待宰相的所作所为的。

霞珠和奏疾的目光都集中在徐夙隐身上,水叔强忍着没有发话,看他憋得绛紫的脸色,可以想象只要徐夙隐一点头,他就立马可以向姬萦发起质问。徐夙隐注视着手中的瓜子,没有立即回答姬萦的问题

过了一会,他缓缓开口

“姬姑娘菩萨心肠,若是能做个游侠,目后一定能名扬天下。

姬萦叫他大公子,所以他也用旧的称呼回应

“你讥讽我带不了兵?”姬萦立即悟出他的言下之意

“天地远阔,姬姑娘为什么偏要往战场走?

“姑娘”和“偏”组合在一起,刺激了姬萦的大脑,这好像是在说,她身为女子,本该在家绣花,却舞刀弄枪,非要和男人一较高低牝鸡司晨,大逆不道,

姬萦知道绝大多数人,那些把异议明摆在脸上的,和悄悄藏在心里的,他们都是这么想的

最新小说: 绝色夫君恋爱脑,她却撩完就跑 村孤,透视神医 摄政王妃一声跪,全京崽崽膝盖碎 活埋重生后,主母二嫁东宫 皇上宠我入骨,我却日日想弑君 小师妹有点良心,但不多 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反派:照顾师娘师妹,拿下女主我无敌了 宠婢柒娘 嫡女重生:我帮渣爹振夫纲